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女友小叶·暴露调教】(04)【作者:hurricane0(翼风)】
【女友小叶·暴露调教】(04)【作者:hurricane0(翼风)】
字数:1034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女友小叶·暴露调教(4)

  诶?在这里脱?

  普通凛做了一个手势,我身边的宅男马上会意的单膝跪地,这样就有一条腿撑起了一个临时的「凳子」,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在这个所谓的「凳子」上坐下了……第一次坐在除小风以外的男人身上,感觉心里有一股怪异的火苗无法熄灭。
  要脱吗?要当着大家的面……脱袜子吗?感觉除了稍许的害羞之外,总觉这样子做很不文明啊……

  「快脱啊……难不成我帮你脱?」

  每当我以为当下是最糟糕的情况之时,小风总是会插上一脚,让我清楚的明白,还有比这个更糟的……

  「哼……你现在是开心了,等会场面要是控制不住你可别怪我……」

  我心里咒骂着小风,还是乖乖弯下腰,脱下了帆布鞋,露出被半透明黑丝包裹着的,仍旧能清晰看到面貌的白皙的玉足。

  「扔下来!扔下来!」

  看着小风在台下手舞足蹈,我抓起手里的鞋子直接朝他扔了过去,鞋子不偏不倚正好砸在小风脸上……

  「哇……」旁边的宅男一脸羨慕的表情,然后一把抢走地上的鞋子,快速的将鞋帮子套在自己鼻子上。

  「什么味道?让我也闻闻……」

  「别抢……是我先拿到的……」

  看着台下宅男一个个争先恐后的抢着我的鞋子,我脸一阵发烫,红的跟熟透的苹果似的,一股被众星捧月般的高傲感涌上心头。

  哼!一个大活人就站在台上任由你们欣赏,你们却只顾抢一只我穿过的破鞋子。

  现在该脱丝袜了。

  我将本来就短到让人脸红心跳的短裙往上撸了一点,双手捏着紧紧包裹着我滚圆大腿的丝袜口,把大拇指插入袜口和大腿肌肤的空隙中,弯腰一鼓作气将丝袜褪到了脚踝处……整条雪白剔透又曲线匀称的长腿失去丝袜的包缚展露出来。
  从高中开始我就加入了网球社,我的运动型身材和普通凛那稍显肉肉的身材不同而更加紧绷又富有弹性,肌肉锻炼的恰到好处而又不会显得突兀,而这笔直的长腿正是我的得意之处。在保留亚洲女性纤细柔美的腿型之时,还略微带些适当锻炼的线条感,简直就是雕刻家手中精湛技艺的结晶……但是为了保持这种体型,我也算是吃尽了苦头,不过如今也算是苦尽甘来了。

  在众人都在看着我的长腿发呆之时,我一把将刚刚脱下还留存着我体温的丝袜也扔下了舞台。

  「哦……」

  看着台下的哄抢,我顿时有种虚荣心得到满足的感觉……哈……他们在抢我脱下的袜子……

  普通凛也已经一脸发蒙了,虽然不知道她迫害我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估计这个结局和她所期望的有很大出入……现在倒是我乐在其中了……

  正准备当着大家的面脱第二只鞋子的时候,普通凛又开腔了。「这能让女神自己脱吗?」

  「我来!!!」

  「我来!!!!!」

  台下的呼喊声此起彼伏,这种情景在我看来简直可笑……一帮子大男人争先恐后的想要帮我脱袜子?

  「呐……你……上来。」没等普通凛说话,我先选了一个看上去很肥胖的家伙上来……其实肥胖并不是他的个性,可以说台下不断呼喊的这的人群中八成以上可以算是肥胖的……不过这个家伙比其他人都更加胖……

  胖宅左右看看,不敢相信的指着自己。等到我确认的点点头,他才战战兢兢的费力的爬上舞台,然后在我面前蹲下。

  我有些轻微的近视,平时生活没有什么障碍,不过看书之类的需要带一副眼镜。当胖宅在我面前蹲下的时候,我才看清他满是油光和痘痘的脸。

  我看了一眼兴奋的小风,将自己还穿着丝袜和帆布鞋的脚伸到了胖宅的眼前。
  胖宅也不含糊,抱着我的脚就脱下了鞋子,随后就愣了。

  我包裹着黑丝微微曲着的玉足就悬在他眼前,虽然被半透明薄薄的黑色丝袜包裹着,但还是明显能看出,那如峰尖上万年不化的积雪般白净的肌肤正在努力的透过丝袜的阻碍。

  「怎么样?什么味道?」看胖宅蹲在我面前发愣,我摇了摇刚刚脱离鞋子束缚的脚丫,这才把胖宅的思绪拉回来。

  「好闻……好闻……除了鞋子的味道之外……还有女神的脚香……」

  我噗嗤一下笑出了声,胖宅却一把就将我的脚抬起,害得我差点重心不稳摔下去。

  「啊……你……急什么急……慢慢来!」

  「哦……」

  胖宅果然听话,他小心翼翼的捧起我的脚,然后一脸癡迷的闻了一下。
  「什么味道???好不好闻?」台下靠近舞台的宅男已经上半身整个趴在台上。

  「自己去闻吧。」胖宅懒得理他们,一把将我的鞋子丢到了台下……又引得一帮人在那哄抢。胖宅现在很「大方」的将我的鞋子送出去,是因为他手里有更加宝贵的东西,那就是我因为害羞而微微勾着的玉足……

  胖宅捧起我即便被黑丝包裹着还仍旧透着白净的微微勾着的小脚,然后吞了一下口水,将手里的玉足抬起用脸很宝贝的摩擦。

  「变态!」普通凛的毒嘴谁都不会放过。

  捏了一会我的脚之后,胖宅的双手慢慢上移,经过纤细的小腿、滚圆的大腿、慢慢的摸到腿根。

  我没有刻意压着裙摆,所以胖宅一定能够看清我短裙下的诱人真空,不过他也没有停留,双手找到袜口之后,捏着袜口原路返回,像拨火腿包装皮一样的将黑色丝袜剥离我雪白的肌肤。

  胖宅一只手慢慢抚摸着我的小腿,一只手轻轻将丝袜剥离我的脚尖。等到黑丝被完全褪去,胖宅依旧恋恋不舍的捧着。

  「扔下来!!!」

  尝到鞋子的甜头,台下又让胖宅把脱下带着我体温和体香的丝袜扔下去。这一次胖宅没有照办,而是将丝袜揣入自己口袋。

  没有丝袜遮掩的小脚白的更加纯粹,由于保养到位,脚上一点死皮都没有,白净光洁。

  外面的天已经快黑了,本来早就要闭馆的体育馆因为我的出现热闹到了现在,摊贩和工作人员走的基本都走光了,不愿走的也都呆在舞台边看我的表演。整个偌大的体育馆只有这一小块地方还亮着灯,并且热闹非凡。

  我坐在舞台中间,穿着什么也遮不住的衣服、露着里面纤细性感的胴体,短到什么也遮不住的迷你裙、露着光溜溜的双腿,连稍微有些遮掩能力的丝袜也被宅男们夺走争先恐后的抚摸闻味……哎……这是一个扭曲的世界。

  胖宅伸出手还想摸我的光脚,我赶紧把脚收了回来。正当宅男一脸苦恼的时候,普通凛在后面推了我一把,我因为重心不稳怕摔倒,赶紧伸出一只脚来保持平衡,宅男猛地一把抓住我白净的脚丫,还没等我来得及反应,他抬起我的玉足,张嘴就将我蚕宝宝一样可爱精致的足趾含进嘴里。

  「啊……嗯……」湿热的触感让我浑身一抖,被陌生人舔脚的刺激让我感觉全身就像被电击了一样……

  「被一个臭男人舔脚也能让你叫的这么淫荡?」普通凛在我身后一边没好气的说着,一边却还舔着嘴唇死死的盯着宅男津津有味的将我的大拇指吸吮的滋滋作响。

  「别……嗯……别这样……」刚刚才到达一个小高潮,我的全身现在还非常敏感,现在被胖宅这么舔我的脚尖,感觉又快要到了登天的边缘……

  这胖宅见我全身有些发抖,居然得意的往台下看了一眼,仿佛在说:「看见没,这样极品的女神妹子我只用舔她的脚都能让她高潮……」

  台下也心领神会的从静静观看改为全场起哄,胖宅则带着一丝得意,捧起我的嫩足,张开嘴伸出舌头,深红色满是舌苔的胖舌头蛮横的从我脚趾缝里穿过,还一次一次的舔刷着我的脚趾缝。

  「嗯……别……」随着火热舌头的舔刷,从未感受过的异样让我无法抵抗,我还没有真正的性爱体验,却已经感觉到下体的热流在激涌澎湃。

  主持人在一边惊慌失措,动漫展已经完全失控了。

  我压着短到极点的裙摆,整条雪白修长的美腿从腿根到脚尖都暴露在外。一只脚被肥宅捧着,5只白净的足趾被胖宅一只一只轮流的含进嘴里吸吮,粗糙的舌头不断的舔刷着我的脚趾缝、脚背和脚心。

  「我说胖子啊,这女神的脚你也舔了一刻钟了,什么味道也和我们说说呗?
  也让我们体会体会。「

  台下乱哄哄的,而台上的气氛却异常的燥热,我全身布满香汗,类似茉莉花香味的体香因为汗水的挥发而浓烈的散开。

  「好吃!」胖宅又品尝了许久才说出一句话。

  「就一句好吃我们怎么体会?」

  「皮肤嫩嫩的……一点糙皮都没有……嗯……很干净,也没有异味……反而还有一股淡淡的茉莉香……」

  「你别……别说啊……」一个陌生人一边舔着我的脚,一边还要向一群陌生人详细描述我的脚的味道……这简直太让人羞耻了……

  「脚型也很完美……不会太瘦,也不会太肉……脚趾也很修长……」胖宅还在一板一眼的描述,台下已经一个个摩拳擦掌似乎跃跃欲试了。

  「好了好了……再闹下去就收不了场了……」正当胖宅准备拉开裤子拉链之时,主持人赶紧适时的跑出来打圆场,将竞选失败的普通凛推下了舞台,同时也朝我摆摆手,示意我赶紧离开。

  这倒也不奇怪,这里本身就是一个正规活动,如果参入了不正规的举动,主办方是摆脱不了干系的。

  胖宅意犹未尽的放下我的玉足,我喘着粗气慢慢睁开眼,在台下所有观众都仔仔细细完完整整的欣赏完我那不断冒着爱液,仍旧徘徊在高潮边缘已经有些发胀红肿的嫩穴之后,才无力的合拢双腿,被主持人搀扶起来。

  我也想走啊……但我的鞋子还在宅男们手里……

  「那个……我的鞋子……」

  听到我在找鞋子了,台下哄闹的声音小了很多,经过一阵传递之后,两只白底黑帮的帆布鞋就这么放到了舞台上。

  看到我的鞋子后我浑身一抖,一股异样的暖流又从下身流淌出去……鞋子并没有少什么……只是……里面装满了粘稠的白浆,满到已经溢出不少。

  天啊……这里面是什么啊?

  哎……一帮男人,在短时间能弄到的黏糊糊的白色粘液……除了精液还能是什么呢?

  台下很安静,几十双眼睛齐刷刷的盯着我白皙的玉足和我前面的帆布鞋,连小风也是一脸期待的瞪着眼珠子。

  哎……我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变态的男人?

  小风有轻微的恋足情节,虽然我们并没有经历过正正的性爱,但我经常能用一条腿,或者一只脚就逗得他不能自拔。对于有恋足情节的男友,作为女友肯定是要对自己的双脚呵护有加的,脚是人体最容易产生死皮和细菌的部位,平时的保养很重要,即便是因此花了不少钱买保养品,但我还是乐此不疲。

  我扶着身边的瘦子,小心翼翼的伸出沾满口水的小脚,瞇着有些模糊眼睛,将白净纯洁的玉足抬到鞋子上方。

  「穿上!!!穿上!!!」

  「这可是我们爱的礼物啊……!!!」

  我叹了一口气,将小风最爱的,平时被我小心呵护的小脚套进了鞋子。
  「嗯……」

  刚一穿上,马上就有一股滚烫粘稠的触感包缚上来,我顿时感觉浑身一颤。
  我的脚……淹没在一群宅男恶心哄臭的精液当中了……而这一刻,不仅仅是脚,感觉整个人似乎都被玷污了……

  随着粘液挤压的「噗叽」声,我穿上了装满浓精的帆布鞋,大量的粘液因为我的脚被迫挤出了鞋子滴到了舞台上。

  「噢!!!!女神厉害!!!!」台下一片哄闹。

  穿着装满滚烫精液的帆布鞋,让自己精心呵护的白嫩玉足毫无隔阂的浸泡在恶心的精液当中,异样的快感让我身体有些发热,本能的身体反应让我知道我自己似乎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露着白皙胴体,光着滑溜溜的长腿,穿着装满精液的帆布鞋,以这个姿态被宅男们围了几分钟,就在主持人多次的解围下才离开了体育馆。

  即便已经是下午6点,太阳依旧在猛烈的炙烤着大地,夏天的风热热的,将我有些发热的身体吹的迷糊糊的。我拉着小风的手,走起路来有些东倒西歪。台上的激烈表演让我双腿本身就有些乏力,再加上鞋子里陌生男人浓精那滑腻腻的触感,每走一步感觉都好像正在被人凌辱糟蹋,更加让我心跳加速,脸红耳赤。
  「怎么了?累了吗?」小风适时的温柔就是我沉醉的原因之一。

  「嗯……」

  「脚上暖暖的舒不舒服?」

  我白了他一眼,暖暖黏糊糊的,恶心死了。

  「你刚才高潮了哦。」

  「哪……哪有……」在普通凛玩弄我的小肉芽时,确实有到过一个小高潮…
  …本来还以为小风不会发现。

  「是不是很喜欢这种感觉?」

  诶?这么问什么意思?是不是在试探我?是不是觉得我太淫荡了?

  「不说话就是默认哦。」

  我低下头,小脸热乎乎的。「你会不会……嫌弃我?」

  「当然不会了!我喜欢你还来不及呢……」小风忽然拉高了几个声调。「你看过我收藏的那些文章了吧?」

  「嗯……」

  「嘿嘿……什么感觉?」

  「有点儿……变态……」

  「那你喜欢看不?」

  「嗯……」

  「想不想试试?」

  「可是我是你女朋友啊……这样子的话……」

  「你就说你想不想吧。」

  「想……」

  「想到什么程度?」

  「就是……很喜欢嘛……」

  「喜欢到什么程度啊……说句好听的,就当是考考你有没有入门。」

  「讨厌……人家只要……只要想到会被你这个坏哥哥逼迫着去做很多……让人羞耻的事情,就觉得浑身发热……小穴的爱液都……流个不停……」

  说完这些,我都快羞得走不动了。

  「不错,合格了。去吃饭吧?看你这样子估计也走不动了。」

  「嗯……」

  由于下午的活动太激烈,晚上小风并没有给我安排露出任务,吃完饭后也就去市区公园里散散步,但是在高潮边缘徘徊的感觉却一直在持续,它不断的摧残的我的力气和意识,下体小穴口也不停的在张合,大量爱液沿着我白皙的大腿内侧已经慢慢流到了被精液浸泡的鞋子里。

  「差不多回家吧?」意料之外的,小风居然提出回家。

  「嗯……不要……」

  「怎么了?意犹未尽?」

  我不说话,只是抓住小风的手,慢慢的探入到裙下,让小风的手心感受一下穴口那湿热的气息。

  「居然湿成这样……」小风先是惊讶,然后却慢慢露出坏笑。「还想玩?」
  我红着脸扭过头去,然后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小风拉着我的手,穿过几个繁荣的街区,然后站在一个公交车站边。

  「干嘛啊……」我看了一下路牌,这条线路似乎会绕到市郊人际荒芜的地方去。

  「回家啊。」

  「回家不是可以坐地铁吗?」

  没等我说完,一辆看上去有些老旧的公交车慢慢使了过来。

  我们城市差不多就是这种情况,一般的公交线路都是统一型号的新车,但也有开往比较偏僻的市郊的线路,那边大多属于待开发或者已被遣散的地段,人流稀少,而且留守的也都是些孤寡老人。这些线路一般都是使用的主要线路用旧了的老式车辆,而我们这辆就是典型的老式公交车。

  「我先上去,上车装作我们不认识。」小风松开我的手,一跨步就上了车,我左右看看,小手捂着裙摆也走了上去。

  天色已晚,车上除了司机还在半瞇着眼睛开车之外,只有三个昏昏欲睡的乘客,小风径直找到车尾一个角落坐下。

  客车哐啷哐啷的奔跑着,老旧的汽车内满是铁锈的味道,风吧玻璃吹得嘎达嘎达直响。

  左前方第一排的是一对老年夫妻,老头子看着窗外,老婆子靠着老头的肩已经睡着了。而右边中间位置的是一个年级大约四十多,不到五十的中年大叔,大叔满脸胡渣,头发也很乱,穿的还算没有与社会脱节但明显很破旧,脚边放了一个袋子,一边扣着鼻子一边四处张望,还时不时抬头看我一眼。

  我捂着裙摆,小心翼翼的往小风的地方走去,但当走到大叔位置的时候,小风咳嗽了一下,我朝小风做了一个鬼脸,心领神会的在大爷位置的另一边坐了下来。

  客车带着似乎马上就要散架的声音行驶着,大伯一边扣着鼻子一边使劲的瞄着我。想必现在他的一定在狠狠的盯着我的身体,用那像扫描仪一样的眼珠子把我从头到脚仔仔细细的扫描着。

  我无聊的拿出手机低头玩起游戏,正当我起劲的时候,小风发来了一条微信,我刚一点开,一段视频直接开始播放。

  画面是我们乘坐的公交车内,镜头先是左右移动扫视了一下环境,然后慢慢下垂聚焦到离我只有半米之远的大叔身上,画面里的大叔脸朝向我这边,右手无所事事的扣着鼻子,而左手却伸到了裤子里上下活动。除了汽车自带的嘈杂声音外,视频里还有中年男人喘粗气的声音。

  天啊……大叔正看着我自慰?

  接着视频上出现一行字:把裙子撩起来。

  我扭头看了一眼小风,他把手搭在椅背上,正在用手机偷拍前面的大叔,原来这不是视频,而是直播!

  我看着手里的画面,心里咯噔一下。这条裙子本身就已经短到极限了,整条修长的腿都已经暴露在外,小风居然还让我推高裙摆……

  我咬了咬嘴唇,反正下午再隐私的地方都被看过了,看看腿又能算什么呢?
  我左手在腿上来回抚摸了几下后,慢慢推高了本来就露出腿根的裙摆……本来应该露出女孩内裤的边缘的地方,却只能看到我和大腿一样白皙的纤细的腰肢……在大叔眼里,我没穿内裤的事实已经显而易见了……

  画面里大叔停了一下,然后加快了撸动的速度。

  这时视频画面又开始移动了,它沿着大叔的视线看向了我的方向……天啊…
  …

  首先进入画面的是黑帮白底的帆布鞋,鞋口有些白浊的粘液在慢慢被挤出来……鞋口往上是白净纤细的脚踝,根据脚踝也不难猜想到穿在鞋子里的是一只多么柔嫩迷人的脚丫。

  画面沿着我匀称的小腿慢慢往上,然后将一整条雪白修长的纤纤玉腿全都拍摄进来……画面上不仅美腿耀眼,拥有那迷死万千众生长腿的女主人还自己推高了裙摆,把本来牢牢遮掩在裙摆下的柔美蛇腰也一齐暴露出来……最让人喷血沸腾的是,腰侧居然找不到任何内裤的痕迹……这个可口的长腿美人在这么短的裙摆里压根就是真空状态!

  画面并没有再往上走了,而是又回到了大叔身上,此时大叔满是欲火的双眼恶狠狠的瞪着我的大腿,抠鼻子的手也已经深入裆部开始助阵。

  嘻嘻……既然人家已经是别人性幻想的对象了,那么一点福利是肯定要给的……

  我装作玩手机玩累了,直起身子靠在椅背上,双腿抬高把脚搭在前面椅子的靠背上……虽然这样很没礼貌……但我相信没人会厌恶的。

  我这样如同故意展示一般的将自己的双腿露出,超短裙的裙摆还因为双腿的抬高而被掀起,因为我没有阴毛的关系,首先露出的却是已经膨胀得如同绿豆一般的阴蒂……

  「嗯……」

  画面里大叔一阵颤抖,持续十几秒后便全身发软瘫坐在椅子上了……小风朝我竖了一个大拇指后,也关掉了视频。

  我看了一眼正瞇眼瘫软在椅子上的大叔,大叔的双手还插在裤子里没有拿出来。据说男人射过一次之后会更加持久,想射第二次会需要更大的刺激和更多的时间……

  不过这已经不关我的事了,闹了一天我也累了,在到家之前就在车上瞇一会儿眼睛吧。我闭上眼睛,头靠在了椅背上,随着车身不规则的晃动,慢慢进入昏睡。

  破车的摇晃是很难让人入睡的,在半醒半睡之中,我感到一只火热而粗糙的手掌贴上了我的大腿。我只是抖了抖腿,并且把身体往车窗一侧挪动了一下。
  手掌似乎并不死心的又跟了过来,依旧贴在我的大腿上,并且轻轻的游动带着揉捏,似乎想要细细感受我长腿肌肤的弹性和滑度。

  这种触摸方式我再也熟悉不过了,想必是小风在我的美色之下性起来闹我了……半睡中的我也懒得睁眼去求证了,就这样随他去吧。

  粗糙的大手先是小幅度的来回抚摸,看我没有反应之后,便更加大胆的从我的膝盖到大腿根,巨细无遗的品味着手上那水嫩细滑的触感,还时不时的将本身就极短的裙摆往上推,让我整条雪白的长腿都暴露在空气中。

  「别闹……小风……让人家休息一下……」

  我想用手推开小风,却不料小风一把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整个人拉了过去,并且用手托着我的头,让我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无比温柔。

  当初追我的人不计其数,我能选定小风作为后半生的伴侣,最主要就是因为他这无微不至的温柔,总能在我最需要的时候给我最体贴的关心……不过……关心过后就……

  我才刚刚靠上小风的肩膀,粗糙的手掌就贴着我的大腿,迫不及待的往我的腿根处移动。

  一股汗臭味让我感觉到了异样,小风虽然也会有汗臭,但绝不是这种味道。
  难不成……我睁开眼一看……天啊……这不是刚才在我面前射精的大叔吗?
  「你……你干嘛?」我慌忙的推开大叔,大叔也因为我的突然苏醒而惊慌失措,左右看看之后又慌忙的坐好。

  我忙朝小风的位置看过去,却不料小风不但没有阻止的意思,反而拿着手机在那饶有兴趣的拍起照来,并且还一个劲笑呵呵的朝我竖起大拇指……我着实气得没有话说……哼哼……这可是你逼我的……

  我朝着小风的镜头白了一眼,整理一下衣裙,梳理了一下情绪。

  大叔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低着头手里紧紧抓着他的麻布口袋。我也没给小风一个信号,直接靠着大叔坐着,然后紧紧抓着大叔的一只手,将头轻轻靠回大叔肩上。

  大叔被我的举动弄的懵了,好半天一动不动,但是全身全是抖的要命……
  我噗嗤一声笑了……这臭男人,人家不给你你自己撸,撸完还趁人家睡觉的时候偷摸人家,现在人家给你了你却畏手畏脚了……

  为了给大叔打气,我撅着小嘴在大叔满是汗渍和胡渣的脸上亲了一下……
  天啊……我这个淫荡的小处女……到底在做什么啊……

  大叔很意外,一双眼睛满是惊恐的看着我。一个国内知名院校的校花,居然来到这种早几年就该报废的破中巴里面去主动亲吻一个满身汗渍肮脏的大叔……
  不论换做是谁都可能会以为我有什么企图吧?

  惊恐并没有持续多久就转换成了很兴奋的样子,大叔没有再迟疑,而是用手慢慢抚摸着我已经露出腿根的雪白大腿,不仅如此,一只手鉆进了我的针织衫,肉贴着肉紧紧的搂着我纤细的腰侧,眼神却一直往上,直到着着实实的抓住了雪白滚圆,即使没有胸罩的衬托也依旧坚挺饱满的乳房……

  「嗯……哈……别这样……讨厌……」大叔的力度有些大,而且搂着腰的手还触碰到了我的痒处。我一会儿挺起胸,一会儿又扭着腰,在别人眼里看来,这具柔美的娇躯正在大叔怀里贪婪寻求着爱抚撒着娇。

  大叔手里玩弄着我的身体,眼神却死死的顶着缕空针织衫下半露半掩的坚挺娇乳。

  「呐……喜欢吗?」我伸手摸着大叔满是胡渣的脸,大叔先是一惊,然后猛的点头。

  「想不想摸摸?」

  「想……」

  「那……只能摸哦……」我左右看看周围的乘客,一个个都在昏昏欲睡。在大叔诧异的眼神下,我捏住针织衫的下摆,一把将针织衫从下至上剥离了我雪白的娇躯。

  「啊……」还没等我完全脱下针织衫,挺起的胸口先是一凉,随后乳头湿热的触感……我的视线被脱了一半的针织衫遮挡,但想必大叔已经等不及要品尝送上嘴边的美味,迫不及待的低头将我的乳尖含进嘴里了吧?

  「嗯……」除了湿热之外,我的胸口还能感到有些刺痛,这就是男人的胡渣吧……作为每天及时刮胡子的小风来说,胡渣是不存在的……

  「嗯……坏蛋……说好只摸的……」我挣扎的想把针织衫脱下,但是越心急,衣服就颤的越紧。

  「我只答应了摸,又没说哪个部位来摸,我现在就是用舌头在摸你。」
  「啊……别……」

  大叔看我快要挣脱开了,一把揪住我的衣服然后打了一个结,这样子我的双手就被高举并且手腕被紧紧缠在一起……

  「你先起来。」

  大叔把我扶起来,然后让我转过身,身体往我身上一压,我只得被迫向前弯腰,用被衣服缠绕的双手搭在中巴的窗户玻璃上以免倒下。

  「讨厌……你想干嘛嘛……」

  大叔对我的操控并没有停止,他分开抬起我的右腿,让我的右腿膝盖跪搭在座位上,然后双手捏着我纤细的柳腰用力一抬,使得左脚需要踮起来才能勉强着地。

  昏暗的车厢灯光下,一名美少女赤裸着白皙无暇的身体,身体被迫前倾,弯着腰双手无力的撑在完全透明的车窗玻璃上,丰满圆润的乳房遵循牛顿定律的自然垂下,双手无法抗拒的被衣服紧紧缠绕。什么也遮不住的超短裙下,迷死人不偿命的,雪白修长的双腿,一条笔直向下需要踮起脚尖才能勉强站立,一条则跪在中巴椅子上,娇嫩的肌肤和被无数人坐过的早已被玷污得黑漆漆的座位没有隔阂的亲密接触。双腿大开,裙摆已经毫无用处的被挺翘的小屁股撑起,粉嫩嫩的,光洁无毛的处女小穴完全不顾主人的羞耻心而毫无保留的展现出来……

  天啊……这不就是小风常常为我描述的后入式吗?身体前倾,双手扶着车窗玻璃,屁股翘起,双腿大开,我就像一个等待着男人来宠幸的娇滴滴的小娘子,保持着一个非常危险的姿势,将自己的身体完完全全交给身后陌生的男人……而这个男人看上去年纪足够做我的爸爸了。

  「你不是说可以让我摸吗?我要仔仔细细全方位好好的摸你。」

  「啊……别……别这个姿势……」

  大叔也不管我的反对,将身体完全压在我的背上,双手穿过我的腋下直接握住两只柔软坚挺的娇乳,带着无比的温柔和坚定,慢慢的揉搓着。

  「嗯……」我皱着眉头,并没有感到预料中的疼痛,大叔的手法有些娴熟,和脏兮兮的外表有些不大相称。

  「舒服吧?」大叔低沉的声音从我耳边传来,距离非常近,近到我能感到一股热气不断的沖击着我的耳膜。

  我摇着头不愿意屈服,大叔却再次用力压向我,我的双手再也无法支撑两人的重量。我只得被迫直起腰,俏脸和乳房贴在肮脏透明的玻璃上。

  「别这样……外面能看到的……」

  我有些急了,我之前才刚刚觉醒暴露属性,这样一下子高难度的挑战让我还是有些不适应。大叔并没有把我的反对当回事,不仅如此,他还将我抱起,一把推开车窗玻璃,让我面前连窗户的遮挡都剥夺……我赤裸诱人的上半身就这么直接的露出窗外了……

  「你怎么这样……」我双手撑着窗台,着急的想缩回身体,大叔却用肚子将我顶到窗台边,一边脱下的自己的短裤。

  「不……人家还是处女……」

  我承认我之前无数次说过这句话,但那都是在自己掌控的情况下,带着调情的意味说的。只有这次,我完全被别人掌控,带着惊恐。

  大叔双手捏着我的腰,一颗硕大的火热的硬物抵在了我的小腹上。粗糙滚烫的硬物尖端冒着粘液,抵着我的小腹一路往下游走,越过肚脐,直接来到了微微分开并且没羞没臊的吐着爱液的柔软裂口上。

  经过大叔刚才的前戏,我的处女小穴已经爱液充沛,穴口微张。即便这根巨炮再多么粗大,想要入侵我这毫无防御的处女禁地,还是没有丝毫难度的。
  大叔也没有跟我客气,他弯下腰贴上我光洁白皙的背脊,张开嘴咬住我已经发红的耳朵,鸭蛋般粗大的硬物强迫的分开湿淋淋纯洁的蜜唇。

  摇晃的中巴内,昏暗的灯光下,只要大叔一挺腰,就能拿走我珍贵无比,被万千男人所期待的处女。就能没有隔阂,狠狠的占有我白嫩窈窕的身子。就能直捣黄龙,让恶心的龟头死死抵住我纯洁的花心。就能不顾我已经发育完全的雌性肉体,将带着自己遗传基因的种子的哄臭的粘稠的精液,毫无保留的射进我承载着孕育使命的子宫……

  「唔……小风……」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